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商场黄牛,月饼票,都是从上海的这个地方流行起的

腾讯大申网 2018-10-03 11:44:30

本文选自腾讯大申网客座主编:上海市民生活指南(微信公众号:上海市民生活指南ID:SHerLife)



一提到徐家汇就会想起,小编就记起在太平洋买过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宏基广场被偷过的钱包……事情记忆犹新,只是这些地标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这些记忆都有一个背景,徐家汇商业在最近20多年的快速发展和繁华,徐家汇创造了上海人不知道的“第一”。



1990年代中期,徐家汇方形绿地



整个1990年代,徐家汇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


一栋又一栋在当时看来时尚先锋又气派的商场拔地而起,红极一时的美食王国、数码王国,以及90年代上海最了不起的百货商场纷纷诞生。


当时的徐家汇火到什么程度呢?看黄牛就知道了,那些原本在各大体育馆倒卖球票的黄牛们争相涌来,在徐家汇找到了新商机。



“黄牛”的新营业模式


1990年代徐家汇航拍,太平洋百货最醒目



聊到徐家汇的辉煌史,就不能不提太平洋百货。


这家商场是1993年开业的。


1993年,上海的商业是什么概念呢?所有传统百货还都很“传统”,客人走进商场,先看见一排玻璃柜台,柜台后面站着营业员,营业员后面是摆放商品的货架。你摸不到任何商品,更不要说挑挑拣拣了。


太平洋就是在这样的商业气息中开门迎客的。第一次踏进商场的人全都傻了眼。


商场内部大气明亮,自动扶梯滚个不停,商品陈列在开放式货架上。忽然间没有了玻璃柜这道屏障,大家难免感到有点手软,货架上的商品到底能不能直接碰?


很快,这家台湾来的百货公司就带来了在当时看来非常颠覆的促销方式,比如“满百送20”,各种送券送礼的打折活动一搞,整个原本就人气很旺的商场更是人山人海,排队抢购的疯狂程度令人汗颜。


那些只知道倒球票、倒外汇的黄牛们忽然发现了新商机,原来商场促销也是可以倒券的。


刘向(化名)在徐家汇的商场里工作多年,在他印象中,商场刚开始搞促销的头几年,黄牛们就发现了这里头的商机,闻风而动。


只要促销活动一开始,总有两到三批黄牛会提前进场,人多了容易闹矛盾抢生意,怎么办?于是大家商定,以“划地砖”的方式分“楚河界”。


太平洋商场一楼的地砖每块大小是“90×90厘米”,其他楼层是“60×60厘米”,大家讨论决定,每人负责多少块地砖,谁都不要越界。


“商场的活动规则一出来,黄牛们就会去找专业人士做精算,以此制定他们收券、卖券的价格。”


刘向透露,黄牛们怎么赚钱呢?举个例子,商场促销期间,消费满1000元,凭收银条可以送一个榨汁机。


黄牛马上请专业人士估算采购成本,假设榨汁机成本是120元,按照一张收银条10元回收价的方案,一个黄牛回收到4张收银条,加起来的金额凑满了100元,那么实际上黄牛就以40元的价钱换到了一台榨汁机。


接下来,他只要以80元的超低价把榨汁机卖掉,就能净赚40元了。

 

只要商场一搞活动,里里外外热闹非凡,黄牛们也有分工,有专门倒券的、有专门兑换礼品的,在商场门口,还有黄牛当场将刚刚换好的礼品摆在地上卖掉,各种锅具、毛巾、冬被摆了一地,这样的局面从1990年代一直持续到21世纪的头几年。


在刘向的印象里,这些黄牛大多还是“守规矩”的,除了面孔有些凶悍外,和消费者之间的交易多以“你情我愿”的方式,但偶尔也会出现“硬抢”的情形。


比如有的黄牛守候在收银台边,等客人买好单后,不由分说硬塞支口红到客人手里,抢走客人的收银条。当气愤的客人投诉到商场去,商场也只能感到无奈。


月饼的新卖法

刚刚开业的大千美食林


1999年9月之前,上海只有一条地铁——一号线,这可是个宝。


一号线为徐家汇带来了滚滚客流,四面八方到徐家汇来的人中,很多都是冲着大千美食林去的。


1994年,大千美食林的出现的给上海人带来的震撼,可能超过今天迪士尼开业。


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饭店”,1.2万平方米的营业面积,七层楼面,几十个餐厅,富有异国风情的包厢,可以同时接纳4000个客人用餐。


当年人气爆棚的大千美食林


1994年4月23日的《新民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叫《世界风味楼》的文章。一个初次进入大千美食林的上海人是这样描述他看到的场景。


它的门庭上方有一尊仿米开朗基罗的大型雕塑,门口又飘扬着十几个国家的国旗……仔细一看,原来是早曾耳闻过的’大千美食林’。豪华来兮,鄙人怕斩,过门不入”,这是当年不大下馆子的上海人的普遍心态。


然而,经不住朋友的一再撺掇,文章作者走进了“大千美食林”。


我将信将疑地走进底楼’世界风味楼’,人头攒动,生意极好。绕四周柜台一看,真的汇集了几十种世界各地的特色风味美食,价钱在五元到二十元之间。我俩经服务小姐推荐点了两块’夏威夷炸鸡’、半只’匹萨饼’、两碗’阿里山豆花’、两杯’新加坡沙嗲’、两碗’纽约牛肉面’,有甜有咸,有干有湿,有冷有热,吃得称心如意,一结帐才六十五元。


除了价格实惠,更令人开眼界的是“一边吃还可一边看厨师的操作,别有情调……


1994年一月份开业的大千美食林,很快成了上海滩上的热门去处,一时间,风光无二。


生意好了,也容易生出各种乱象。王坤(化名)从90年代就在徐家汇上班,今天和他回忆起大千美食林,他只记得一段不是那么光彩的往事。


因为工作的原因,王坤偶然认识了大千美食林的一个厨师长,便经常有机会“飞单”。


什么叫“飞单”呢,王坤每次去大千美食林,不用点单,只要跟厨师长打个招呼,厨师在铁板上炒面的时候,就会把三份铁板烧的食材悄悄分成四盘,多出来的那份直接端给王坤。


有一回,王坤自己跑到大千美食林里点餐,没有告诉自己认识的那位厨师长,结果没吃饱,又去加了一份。


过了一会,厨师长路过看见王坤,便走上前去,看了一眼桌上的单子,拿起盘子,把食物往垃圾桶里一倒,重新给王坤做了一份。至于倒掉的原因,彼此也都心知肚明。


跟着大千美食林掀起的这波浪潮,小吃街、美食广场一时间几乎成了徐家汇商场的标配,中兴百货、太平洋百货、六百等纷纷开出小吃广场,生意一家好过一家。


除了让上海人大开眼界的美食种类和经营方式之外,大千美食林还在月饼市场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可以称得上是月饼炒作的始作俑者。


1995年,登有大千月饼广告的沪上报纸


1995年的五月份开始,大千美食林的月饼广告就开始以最醒目的位置出现在沪上各大报章的版面上。


这一年,大千美食林推出了一种新模式卖月饼券,消费者可以凭报纸广告上的认购券去买月饼,一个原价100元的月饼,5月份认购50元,6月认购60元,依次类推,同时,这些月饼券还具有抽奖功能。


这种方式很快打破了原有的月饼市场价格体系,紧跟市场潮流的黄牛也快速嗅到了月饼券里的商机。直到大千美食林撤出徐家汇后的头几年里,他们的月饼券每年到了中秋,还是会出现在市场上。


时过境迁,今天的月饼市场已经日新月异,销售上不再花样百出,商家的重点全部花在口味和馅料创新上了,一年年的网红月饼更新迭代。每年排着长队买网红月饼的上海人,估计不大会想得起大千美食林了。



数码王国的财富传奇


1990年代,徐家汇地铁商城活动,人头攒动



2001年太平洋数码二期正式开业,地址就是已人去楼空的大千美食林。


这标志着徐家汇商业的一次改朝换代,昔日的美食王国被新兴的数码王国取代,这也意味这上海人的消费开始升级转型。


徐家汇的“数码战争”从1998年就开始了。


那年5月,就在太平洋数码开业的前半个月,百脑汇快马加鞭,把开业日期抢在了太平洋数码的前头,自此,两大数码市场开启了辉煌十年的徐家汇数码王国。


在百脑汇与太平洋数码开业的那段时间,上海滩几个规模较大的数码市场也陆续开出,比如长宁的芙蓉江电脑城、北京路的科技京城、淮海路的赛博等,但都火不过徐家汇。


因为生意太好,太平洋数码很快就拿下了原大千美食林的楼,开出了太平洋数码二期,而百脑汇也紧接着开出了二期。一时间,“买电脑到徐家汇”成了人尽皆知的流行语。


在十几年前,买一台电脑,是家庭里的一件大事。当时品牌机又少又贵,大家普遍买的都是组装机,但组装机价钱也不菲,一台卖到8千到1万元很正常。


从一号线徐家汇站9号口到太平洋一期只有几十米路,短短一段路上,一眼望过去全是人,是抱着电脑屏或主机的年轻人、拉客的业务员、批发卸货的司机……天天像赶集。


在太平洋数码总经理石小伟的记忆里,那时候一个学生来装机,爸爸妈妈要来,还要请一个懂行的人来,装一台电脑,整个柜台挤满了人。


特别是过年那段时间,来买电脑的人都挤疯了。刚开始太平洋数码一期在过年期间只放三天假,后来二期开业后,整个春节期间一天都不歇业。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记忆,到徐家汇买电脑,然后拉客的人会把你带到一个很破的电梯前,再穿过一条又窄又挤的过道,到一间挤满了人的房间里去排队等装机。


十几年前,除了太平洋数码本身的那栋楼里是这样的画面外,旁边一栋叫航空大厦的商务楼都被卖数码的小老板们租下来,整幢楼都成了堆放数码配件的大仓库。



太平洋数码航拍,依稀看得出大千美食林的模样/网络图片


那些年中,徐家汇数码王国的火爆,缔造了不少小人物财富传奇。


2000年左右,徐家汇周边的商品房每平米价格不过一万元左右,许多小老板在市场周边买了房,又买了车,一家人都在上海安了家。 


“市场里有个叫忠忠的年轻人,十几年前从老家慈溪出来时,就像个童工,瘦瘦小小的,跟着爸爸来上海做耗材生意。等到数码火起来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转行做数码,生意越做越大,太平洋数码一二三期都有店。”石小伟举了个例子。


随着数码开始走下坡路,忠忠的店生意也变淡了,他曾尝试转行,出去开过餐馆、做过盒饭,后来还是守在太平洋数码的市场里,拿下了三大相机品牌代理权,在数码市场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把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电商崛起带来的巨大冲击,数码市场的优势日渐消失,加上市场内黄牛聚集、价格混乱、售后不给力,人气开始迅速滑落,两年前太平洋数码二期拆了,百脑汇也撤出美罗城了。


至此,“买电脑到徐家汇”这句口头禅终于随着时代的前行没入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