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著名作家的月饼食用指南 刘震云 王安忆 北岛

花城 2019-07-05 02:13:2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花城》杂志微信公众号


多年来,刘震云 王安忆 北岛 池莉等作家们

在刊登于《花城》杂志的小说、散文中

写下了许多有关中秋月饼

食用方法、场地选择以及意外状况的文字。


这些文字

将帮助你解决的问题包括且不限于:


1. 约隔壁男孩看电影,适合吃什么馅儿月饼?

2. 你家的月饼有可能藏在哪里?

3. 今年中秋不出月亮怎么办?

4. 一只月饼是如何令朦胧恋情中的

小男孩小女孩产生了尖锐的冲突?



我和邻家的同龄男孩一起去看电影,

带了一整只豆沙月饼。  

by王安忆


下一次夜场的电影,我和邻家的同龄男孩一起去看电影。我们的父母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是单位里发的电影票,他一张,我一张。这一天我过得很不顺心,和姐姐吵架,和保姆吵架,没有母亲来打圆场,事情就没有公平的了断。这时候,我总是感到不公平,由于不公平而生的委屈使我闷闷不乐。没有人安慰,只有靠自己给自己打气。晚上这一场电影无疑是一个契机,可扭转这一日的局面。

电影是个纪录片,名字就没什么吸引力,我便自己给它增添一些令人鼓舞的内容。我和邻家的男孩早早就出了门,我还带了一整只豆沙月饼,是母亲早晨出门前分配给我的下午的点心,我一直留到了晚上。我一边吃月饼一边走去电影院,加强着这趟出行的快乐。

街上匆匆行路的人,大都是在往家赶,是吃晚饭的时候。想到人家都将围坐在晚饭桌边,而自己则走在街上,不觉心生凄凉。天光还很明亮,却是暮色的光明,晚上单独出门,总有一些大胆的反常的色彩。我不知不觉吃完了一整只月饼,心情却没有明显的改善。邻家的男孩对单独出门要比我有经验,他熟悉这段路上的每一个商店和每个弄口,时常伫步,进去逛一圈,看看商品,或者进弄内小便池小便。他甚至还提议走过电影院,到更远的街上走一走。出了门,我举目无亲,就只有听他的。

我们没有目的,却步履急促,远兜远绕再回到电影院前时,路灯亮了,使得本来还亮着的暮色沉暗下来。街上多了一些人,是吃过晚饭的人们,出来度他们的夜晚。人们的生活是多么正常而对头啊,而我们的,却总有那么一点不对头。路旁的商店也亮了橱窗,呈现出繁华的夜市景象。有些市声浮起,不夜城拉开了帷幕。我们走进电影院的门厅,厅里站了些人,或在票房等退票,或在欣赏电影海报和明星照片。街上的繁闹漫进了电影院,使这里变得有些嘈杂。

——王安忆《忧伤的年代》

选自《花城》1998年3期




振开先把月饼馅吃光,再吃月饼外壳。

by北岛父亲


“振开和振先从小性格不同,比如说,给他们一人一个月饼,两个人的吃法就不一样,振开先把月饼馅吃光,再吃月饼外壳。振先则相反,先吃月饼外壳,然后把馅儿用纸包起啦,放在兜里慢慢吃,一个月饼可以吃好几天。”(摘自父亲的笔记)

——北岛散文《父亲》

选自《花城》2010年5期


月饼就在头顶崭新的房梁上或是已存百年的老梁上挂着的小篮子里搁着。

by刘震云


我们共同围坐在姥娘身边。炕上铺着刚刚收获的玉米秆子或麦桔秆子,上面铺着褥垫和床单。褥垫和床单上边散发着玉米和麦子的清香。姥娘就坐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该睡觉了。我们跑了一天了。但是我们不。还有最后一个节目在今天没有上演呢。我们还不能拉上今天的帷幕,不知不觉和糊里糊涂地进入梦乡呢。姥娘还没有给我们分月饼呢。这是九九重阳,我们分的还是中秋节剩下来的月饼。月饼就在头顶崭新的房梁上或是已存百年的老梁上挂着的小篮子里搁着。姥娘摘下了篮子。姥娘照例点了一下我们的人头。我们的眼睛没有一点和一丝困意。我们的眼里没有血丝。这时我们注意的倒是,姥娘用手掰开的四牙月饼,里面有没有青丝或是红丝呢?我们吃了这带着红丝和青丝的月饼,就等于千军万马吃了这月饼有了心和定了心。

——刘震云《故乡面和花朵》

选自《花城》1998年1期



一到学校就把一块包着纸的小圆月饼塞到茅弟手中。

by柯云路



小男孩与小女孩之间朦胧的恋情引出了尖锐的冲突。

中秋节这天早晨,水仙一到学校,就把一块包着纸的小圆月饼塞到茅弟手中,黄路生看见了,扑上来伸出手问:“是什么?让我看看。”茅弟也许已经闻到月饼的香味,也许没闻到。这时把月饼塞到口袋里,说道:“没有什么。”黄路生摇着橄榄一样长的脑袋看看茅弟又看看水仙,说道:“有,你是不是给了他什么东西?”

水仙很骄傲地昂起面孔说道:“我想给谁就给谁,用不着你管。”黄路生扑过来抓住茅弟的胳膊抢,茅弟抵抗着。水仙说道:“给他看看。”茅弟说:“就不给。”水仙说:“给他看看,气死他。”

茅弟掏出了月饼。黄路生接过来打开纸包看了看,掰下一角扔到嘴里嚼了嚼,说道:“一点都不好吃。”就把月饼朝茅弟扔去,月饼砸在茅弟脸上掉在了地上。茅弟急了,一手捡起月饼一手捡起一块碎砖头,吓得黄路生沿着校门口的石台阶一溜烟跑下茅家镇去了。

这一天,黄路生没来上学。

——柯云路《蒙昧》

选自《花城》2000年4期


一只的价格是568元。你说现在这像什么话?

by池莉


去年中秋节我在北京出差,一个朋友请我吃月饼,说是香港当日空运来的港式月饼,一只的价格是568元。我吃了,也就是月饼的 一些基本原料嘛 。

你说现在这像什么话?

——池莉《云破处》

选自《花城》1997年1期


我家乡一致盛传广式月饼有多酥软,吃一小块,回味三天。 

by苏高


西南数省一直视地处华南的广州为中心都市,可是许多年前,去一趟也是要费很大的周折。上一世纪80年代中期,我家乡一致盛传广式月饼有多酥软,吃一小块,回味三天。于是副食品公司不惜人力物力去采购,目的既为解中秋之馋,也有更深一层的“借鉴”技术的含义在,好比我们现在向别国购进人家用剩了的高龄航母。结果,也不知是中途辗转时长、受异地气温的影响了吧,当别人给我们家送月饼,我妈拿了一块那传说中的“进口即化”之后,竟脱口而出:“见鬼了,这月饼都打得死人啊!”

——苏高于《恍惚》
选自《花城》2012年2期



父亲说如果不是一边望着月亮一边吃月饼,月饼的意义包括味道就丧失了。我只是馋,想吃月饼,全然不信他那一套理论。

by崔子恩


每逢中秋,爸爸都会在院子里摆上三条腿的圆木桌,桌上摆满各色水果和月饼,还在桌旁摆上那盆橘树,枝枯叶少的橘树,一株为从南方来到北方而备受委屈,心灰意懒的植物。最多的一定是葡萄,它是爸爸热爱的水果。在爸爸的故事里,月光是应该从葡萄架上洒下来,洒落在天伦之乐的人群头上,葡萄架上结着大串大串饱满的果实。但是,爸爸的故事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情节:人们一伸手就可以摘下葡萄吃。在爸爸的人生里,没有那样的童话。

有的年份,月亮是不会出现的,故意选在中秋节的晚上隐身不出,要捉弄我们小孩子。临到那种年份,爸爸的戏剧耐心就彰显得更加充分了。面对甜甜的月饼和五光十色的水果,我们幼嫩的口里早已馋涎欲滴了。爸爸却从容得让人愤怒。他告诉我们别急,再等一等,月亮会出来的,如果不是一边望着月亮一边吃月饼,月饼的意义包括味道就丧失了。

我只是馋,想吃月饼,全然不信他那一套理论。我知道月饼是甜蜜的,馅里有红色的玫瑰,绿色的青丝,有芝麻、花生碎屑,砂糖,还有油浸过的麦粉。它们虽然效仿月亮的形象,呈圆盘形,但是味道纯然与月亮无关。——我从生下来就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

我去联合姐姐,姐姐比我乖,怕爸爸生气。我去动员妈妈——妈妈从来就不是浪漫主义者,总是反对爸爸对我们实行戏剧主义管辖。妈妈说,你就让孩子们吃吧,你就愿意看他们着急的样子。每当那时,爸爸就笑了,笑得很温暖很慈爱很满足。我们的心从他的笑容中获得大赦了。

——崔子恩《北斗有七星》

选自《花城》2010年第6期


-转载须知-

①请注明:文章转载自《花城》杂志 

公众号ID:huacheng1979

②请在文末随附《花城》杂志二维码



《花城》2016年第5期目录

(总第222期)




长篇小说

《安慰书》(北村)


中篇小说

帝国影像》 (萨朗)

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赵瑜)


短篇小说

《盛夏的远足》 (周嘉宁

《如何表彰一条狗》(马云洪


诗歌

《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欧阳江河


家族记忆

《风中的父亲母亲》(杨春


散文随笔

《朽木的芬芳》(孔见

《手艺人》(干亚群


蓝色东欧

《乌村幻影(节选)》(【罗马尼亚】欧根•乌里卡鲁著 陆象淦译


思无止境

《以美为教——周作人与性学大师霭理士》(戴潍娜


域外视角

《村上春树的孤独和救赎——东亚现代文化的转折与日本当代青年文化(五)》(【日本】千野拓政


特约:新媒介文艺前沿探讨

《为虚拟现实预先注入鲜活的人文理性》[ 翟振明、邵燕君等(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




微信ID:huachengxiaodian

复制网址https://gdhccbs.tmall.com/在浏览器打开天猫店

长按右侧二维码,可进入花城微店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花城》2016第5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