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中秋特辑】苏式月饼Vs广式月饼,谁才是武林第一?

梧州好生活 2019-06-18 22:43:08

月饼江湖……水有点深啊!


△ 《月曼清游图册》:八月“琼台玩月”

真正将中秋节吃成了月饼节的还得是明清两代。
△ 禹之鼎,月波吹笛图卷


△ 《十二月月令图》八月

不过直到明代的记载里,似乎还没有如今的月饼两大门派确立的痕迹,不过我们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里去找找以前的月饼究竟是怎么做的——

著名吃货兼大诗人的苏东坡,曾写过一种“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虽然不确定是否为月饼,却可以看出这种饼是圆形、甜味的,馅儿是用酥油和麦芽糖制成的。所以现在根本不太可能存在什么古法月饼,因为宋代人就没写啊!

△ 网络情怀商家以各种“强行有历史”的方式售卖各类“古法XX”
△ 昔日,上海星火日夜商店,市民选购月饼的情景(图源@申哥_老上海風情萬種 )



△ 唐代压膜花式点心,阿斯塔纳230号墓出土
很容易认为这是唐代月饼,可是一无证据表明唐代人吃月饼,二没有证据表明这与后世广式月饼有关系。
△ 只有广式月饼才使用模具,苏式月饼则并不使用。


△ 个头可以做得很大的广式月饼
△ 潮式月饼
△ 上海“源诚”的潮州月饼,一代人的记忆,据说已经关闭了
△ 苏式月饼(由于酥皮易碎,所以须用蜡纸等包住)

当时的广式月饼的龙头老大,如今说来也是耳熟能详,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冠生园”(上海)。而当时比较有名的苏式月饼领军人物,有“老大房”、“稻香村”(苏州)。比起苏式月饼始终有点小打小闹的模样,广式月饼以外来者的姿态占领上海滩倒也就不意外,而且当时广式月饼已经开始从原料源头控制,并采用转炉烤制了,这工业化带来的优势就是月饼每一只的质量可控,自然大家也就更喜欢啦,于是只花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原本在上海市场有这地理优势、盘踞多年的苏式月饼从霸主完全被广式月饼取而代之了,可见“传统”这件事最多只能让你死而不僵,若无其他策略根本不能力挽狂澜。

△ 至今有售的冠生园广式月饼
可惜不见曾经冠生园老板只做圆形月饼的那种坚持了(1946年《东南风》)
△ 苏州稻香村摩拳擦掌,意图重新出发


△ 皮很薄,重在吃馅儿的广式月饼
△ 如今很是火爆的榨菜鲜肉月饼

张亦菴虽然是一个顶有名的吃客,但是他对于现在广受抨击的五仁月饼也是同样的深恶痛绝啊,毫不讳言自己平生最怕吃五仁。想想现在五仁也就只是五仁而已,当时的五仁竟然还要加上咸肉或者甜肉,果然更加丧心病狂啊!张亦菴他若能看到今天五仁月饼仍然有极大的市场,想必也很是苦恼吧!(1943年《新都周刊》)

△ 各种五仁月饼

无论何种月饼,人们对于中秋记忆只剩下吃月饼,也实在是因为月饼太好吃了!哪怕是抗战最为激烈的那几年,“抗战首都”的重庆照样可以一周吃掉价值十二万的月饼,果然我国还是民以食为天啊!激得当时的志士纷纷要求大家少吃月饼,将钱捐给前线。年年呼吁,年年不减。

正是因为月饼如此受欢迎,民国人在月饼上做的假也是不少啊,比如广式月饼的莲蓉不使用莲子,而用白薯混杂,又比如苏式月饼上的红色印记采用有毒的廉价颜料。,甚至还有月饼投毒案发生。一切都怪月饼太红了呀!

月饼:我只是一个宝宝!

注:月饼图片来源见昵图网或见水印,题图为孔雀羽团龙纹刺绣圆补(中秋应景补子)

(来源:转载“”传统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