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龙居月饼

东营微文化 2019-12-01 14:43:25

点击上面东营微文化一键关注每天为你推送原创心动美文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关注微信公众号“东营微文化”,每天推送有温度的文字!



龙居月饼

作者丨张春慧 

编辑丨文   姐



 小的时候,我们小孩子们除了盼过年,再就是盼着过十五。这个十五就是八月里的中秋节。盼过年,我们可以穿新衣吃饺子,盼过十五,我们就能吃上圆圆的酥皮的龙居月饼。

 农村自从实行了责任制,农业生产活动和商业活动都繁荣起来。龙居街上以前在集体经济时做月饼的师傅开始自己另立炉灶,龙居月饼的名声更响亮了。

 龙居月饼都是酥皮的,人们吃的时候得拿手接着,因为一边吃一边往下掉酥皮。月饼里面的馅可丰富了,有红的绿的玫瑰丝的,有各种各样的果脯,有晶莹的冰糖,还有醇香的瓜子仁,核桃仁什么的。总之是,吃在嘴里酥脆香甜,让人越吃越想吃。



 1984年的秋天,棉花大丰收,收购站敞开了收,拿到钞票的大人们出手也阔绰了。我母亲十五前,从龙居集上买了10斤月饼。第一次一人分给了我们每个孩子一整个。还没有吃,我们就被月饼的香味陶醉了。我先拿着月饼放在鼻子底下使劲地闻了闻,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撕可开了外面的皮,轻轻地咬一口,真香。馅子里面新鲜的花生仁、葵花籽仁在牙齿地咀嚼下散发出一股摄人心魄的香味,这种香味长久的在嘴巴里缠绵,让人长久的陶醉。馅子里还有一小块冰糖,嚼起来“咯吱咯吱”地响。一个月饼很快就吃完了,我舔了舔纸里的碎沫沫,真好吃!我和妹妹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这样的赞叹。我们同时盯着了母亲盛月饼的花布兜,真想再吃一个。母亲看了我们一眼很冷静地说:“一人先吃一个,以后谁拾棉花拾得多每天给谁一个。”我和妹妹互相看了一眼,撇了撇嘴,也没有办法。母亲以此来要挟我们多干活,这也是她惯用的招术。妹妹刚才吃月饼的时候手上沾了许多月饼沫沫,她就伸出舌头,将小手前面和后面的月饼沫沫舔了舔,让它们全都吃进了自己的肚皮里。看着她的馋像,我都替她不好意思。

 从那以后,我和妹妹拾棉花的时候都特别卖力,为的是下午的时候,我娘每人分给我们一个月饼吃。下午我们拾棉花拾到半晌的时候,娘让我们坐在地头歇一歇。这个时候,娘就把自行车把上的花布兜摘下来,一人递给我们一个月饼。我和妹妹就会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皮撕开,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吃,眯着眼慢慢地品味那又香又甜的味道。后来,我就在吃月饼的时候长了个心眼,把里面的冰糖吐出来,等月饼吃完了后,再咂摸冰糖的甜味。妹妹三口两口的把月饼吃完了,看到我的嘴巴还在一动一动地吃着什么,她好奇地问我:“你在吃啥?”“冰糖。”“哪里的?”她很警觉地问我,好像是我娘单独给我了什么似的。“刚才月饼里的。刚才吃月饼的时候,我把冰糖挑出来了,现在再吃。”妹妹咽了咽唾沫,用很祈求的语气和我商量说:“你能咬点给我吃吗?”看着她的可怜像,我将嘴里的冰糖咬了一半递给了她,她很陶醉的咂摸着。其实月饼里的冰糖能有多大,我这么一咬也给不了她多少,只是让她咂摸两下滋味罢了。

 第二天,我娘给我们分月饼的时候,妹妹也学会了。她将月饼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完,吃的时候她把里面的冰糖也吐了出来,等月饼吃完了后,再慢慢地咂摸里面的冰糖的甜味,陶醉了好长时间。



 盼望里的龙居月饼不是每年都能吃到的。1987年的中秋节,我们就没有捞着吃一个龙居月饼。那一年的棉花也丰收了,可是收购站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快到八月十五了也不开始收棉花。我们家里的棉花垛得像小山一样高,可就是换不了钱来。

 父亲急得围着棉花垛转来转去,他消瘦的脸上皱纹变得更深了,眉头凝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可是财务站不收棉花老百姓也没有办法。那个时候,棉花都是统一卖给乡里的油棉厂,个人是不允许收购的。父亲骑上车子向村北的收购站跑去,过了一会儿,他垂头丧气地将车子骑回来了,“砰”的一声将自行车斜倚在土墙上。“收购站关着大门,看门的人说,今年上级来了文件,收棉花的日期推后了,过了十五以后才收棉花。”当父亲给我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和妹妹弟弟互相看了一眼,失望地叹着气。因为没有钱,我们过十五就什么也买不起了,意味着馋了一年的龙居月饼也吃不上了。为了哄我们开心,过十五那天,母亲用面粉放上红糖烙了糖火烧让我们吃。可是糖火烧怎么能和酥脆香甜的龙居月饼相媲美呢?

 十五的月亮升起来了,又大又亮,院子里洒满了银色的月光,打光了枣子的枣树似乎站得直立了许多,在院子里洒下稀疏的阴影。我轻轻地走出了门,来到村头的桥上。小桥下面是潺潺的流水,月亮的影子映在水里,像一块晶莹的沉璧。秋天的风吹在人的脸上凉凉的,我的心里没有一点过节的兴奋,不光是我,整个家里都没有过节的气氛。没有钱,什么也买不来,家里过节和平时吃的一模一样。干了一天的活,晚上吃的还是馒头就咸菜,喝的还是玉米糊糊。我心里想,哪怕是让弟弟吃一个龙居月饼也行。奶奶老了,过十五的时候,能给她一个月饼也行,可是她也没有。姑姑家的棉花也没有卖,所以他们家也没有钱过十五。前天姑姑派三表哥给奶奶送了一篮子扁豆和几个紫茄子当过节的礼物。舅舅家的棉花也没有卖,他们家里也是没有钱。姥爷应该有退休金,他应该会赶集买几个月饼。对了,姥爷家一定有月饼,怪不得妹妹从前天就躲到姥娘家去了,这个死丫头有心眼。可是姥娘家里舅舅们也有一大堆孩子,姥爷又怎么能顾得上我们呢?

 站在桥头我胡思乱想着,如果我能挣钱那就好了。哎,这是不可能的,我还在上学,我什么时候才能挣钱呢?在那一时刻,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够挣钱,给家里的人们在过节的时候买一点礼物。可是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挣钱呢?

 人总是善于想办法的,1990年的时候,妹妹到东营开始做生意。到了第二年的十五,我们家就开始吃东营这边厂子里生产的月饼。这些月饼馅可多了,有枣泥的、五仁的、豆沙的、水果的、蛋黄的等等。而且,我还知道按饼皮分,有浆皮、混糖皮、酥皮、奶油皮等,不仅仅是我们吃过的酥皮一种。渐渐地,我们都忘记了龙居月饼。



 转眼间20多年过去了,我每年中秋都能吃到各式各样的月饼。可是我发觉不知为什么,月饼越吃越觉得没有味道。难道是自己的味蕾退化了,还是月饼的品质有问题?我在心里暗忖。

 有一天,老家的建设叔来看父亲,来的时候是中秋节的前几天,他提了一个大布兜。见到我们,他故弄玄虚地说:“看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我往提兜里瞅了瞅,白色的外皮,红色的图案,还有一股熟悉的香甜味道。“龙居月饼。”我大声地说。“鼻子还可以。”建设叔开心地笑了,黝黑的脸上展开了一朵菊花。“尝尝是不是小时候的滋味。”建设叔说。我拿了一个,撕开了外面的皮,小心地咬了一口。香甜酥脆的味道在唇齿间缠绵,我一口气吃了一个。我擦擦嘴角的沫沫很陶醉地说:“真好吃,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建设叔很骄傲地说:“这两年咱们镇里重视传统文化挖掘,咱们的龙居月饼又受到了重视。原先会做月饼的师傅重新请了出来,现在咱们的龙居月饼卖得可火了,叫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反正和文化扯上了关系就值钱了。”建设叔说。“不对,是因为我们的月饼是按照老配方,真材实料的做出来的,所以才受欢迎。”我说。“对对,当年咱们那个地方的人过十五的时候,谁不盼望着吃个龙居月饼。后来这些年,兴这种月饼,那种月饼,都是粘糊糊地粘牙,哪像咱们的月饼,又脆又酥,吃起来越嚼越香。”建设叔骄傲地说,我们也点头称是。

 不知为什么,人到了中年,吃过了苏式月饼、广式月饼、京师月饼以后,发现它们各有各自的优点也有各自的缺点。苏式月饼太甜;广式月饼太香;京师月饼太软;还是我们老家的龙居月饼酥脆香甜最好吃。就像我们那里的人一样,干脆利落,朴实淳厚,热情而不张扬。

 有的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还喜欢吃龙居月饼?大概是一个人对童年留在记忆里的东西印象最深刻的缘故吧。过去的日子过得太贫寒穷苦了,而龙居月饼就是记忆里苦涩与辛劳里的一缕甜蜜与芬芳,人们对于自己记忆里的美好与甜蜜总是印象深刻吧。



作者简介:张春慧,东营区三中语文教师 ,一个热爱文学,喜欢文字写作的人。以文会友,希望在微文化相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点击欣赏作者部分作品:

怀念张俊荣老师

大妮她爹想吃夹饼

麦殇

东营微文化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橄榄绿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张旋   任晓娣   吕娟娟   王霞   文姐

外联:郭杰瑞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小小说,随笔等各类体裁,字数在300-2000字以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407258991@qq.com  

微信号:18562013539

微文化本月特设人气奖以示对作者认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励和感谢:每1000阅读量,或留言100奖励10元,不兼得(有奖征文除外)。


点击查看“我与东营共成长”征文活动。

“我与东营共成长”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