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疯狂的月饼券 另类的财富博弈

上海证券报基金圈 2019-10-17 16:59:51

  “春风秋月何时有?往事知多少”,昔日月饼券纷飞的秋日今朝格外寂寥,而落寞的不仅仅是望月兴叹的小编。
  黄牛党们的年度“财富盛宴”难以为继,曾经的疯狂亦不免沦为“门前冷落车马稀”。月饼券的利益链条或松动,然而其中的博弈游戏却万变不离其宗。有市场,就有人性。从月饼券发行那一刻起,就处处闪现着黄牛参与财富博弈的身影,从前期重金“抢筹”的资本博弈,到后期快进快出与时间博弈,“富贵险中求”,被黄牛们演绎到了极致。而月饼券利益链本身,则又隐现着“类期货”套利博弈的魅影。

  资本博弈 日赚数万元

  又到中秋时节,又见月饼券的疯狂。小小月饼券的背后,到处是黄牛党出没的身影,而中秋节月饼券市场,是黄牛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宴”。黄牛倒卖月饼券的一个月收入,就占他们年收入的七成左右,而运气好的“黄牛”,每天收入高达万元以上。在上海市月饼券市场中,仅黄牛倒卖的月饼券面额,就高达数亿元,而整个上海市的月饼券交易额,则更为可观。

  通过熟人介绍,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一位“资深”黄牛头目老李。老李四十多岁,从事这行已经十年了,在倒卖各种购物券之前,在火车站附近倒卖发票,并因此受到处罚,后来通过朋友介绍开始倒卖各种购物券,发现此行和倒卖发票相比,“除了前期收购购物券时需要较多资本金以外,风险小收益快,光明正大的收购购物券,不用像非法卖发票一样偷偷摸摸,收到后迅速倒卖出去,不违法并且周转快,摸着门道以后,逐渐会积累到一定的固定客户,赚钱基本就有保证了。”随着百货商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商场促销力度越来越大,每到节假日,各商家就会拼命搞各种促销活动,各种优惠券、购物返券应运而生,通过快进快出倒卖购物券,就会形成基本稳定的收入来源,“每月四五六千元没有问题”。

  据老李介绍,目前他手下一共有五六个人,每个人负责几个小区,平时就呆在小区附近,把写有“高价收购各种购物券”的牌子放在路边,坐等顾客上门。遇到周末或者节假日,附近商家有促销活动,举行消费返券活动,就会去倒卖购物返券。正常情况下,每个人一个月会收购面值十几万元的卡券,收购上来的卡券都会交给老李,一般加价5%左右,然后老李再出售给上线大买家,此时只能加价2%左右了。“我手下的人每月至少赚五六千块,我相当于一个小批发商,主要靠跑量,通过收购他们的卡券,然后再倒卖给上线。”通过收购下线几个人的卡和券,老李每月有了基本的收入,如果前期积累的一些客户直接找他要货,不用出售给上线,省去了中间环节,他就可以挣到3%甚至5%以上。

  但是,倒卖商场促销活动的购物券和联华OK卡的收入,和中秋节的月饼券收入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每年中秋节前一个月的收入,基本占到全年收入的七八成,干好一个月,一年不用愁。”所以,月饼券是黄牛们的“黄金(1260.50,-6.00,-0.47%)档期”。

  一般情况下,中秋节前一个多月,生产厂家就开始出售月饼券了,此时老李就会集中大量资金到厂家购买,可以拿到最低折扣,然后小幅加价后就转给客户。“本市一家知名月饼品牌的券,一下子买几百万元的券,可以拿到七折的最低折扣,然后转卖给认识的企事业客户,或者批发给手下的人,仅加价0.5%就出手,主要靠走量,靠大批量资金快速进进出出赚钱。”凭借着前期积累的重要客户支撑,老李的月饼券流转很快,资金得以快进快出,每隔几天就要去“进货”,在整个倒卖月饼券季节里,一共可以去厂家“批发”十余次,涉及金额三四千万元,一个月饼券档期下来,可以净赚一二十万元。

  涉及资金三四千万,仅仅赚到一二十万元,也许会觉得利润率太低了。事实上,黄牛倒卖月饼券,绝不仅仅依靠加价0.5%的收益,更大的收益来自于月饼生产厂家的消费返点奖励。

  据了解,各大月饼生产厂商为了保证月饼券的销售,每年都会和各销量大户签订代销协议,双方会约定一个最低销售额,如果销量达到了约定额,厂家最后会返还一定的奖励,奖励的返点比例会随着销量的增加而提高。各厂家的销售返点奖励额度尽管不尽相同,但是通常都在1%到3%之间。相反,如果没有完成规定的销售额度,下一年就有可能被取消代销资格。

  所以,每年中秋前一个多月的月饼券销售档期中,为了达到约定的销售额,就要拼命的和资本博弈,对此,老李就会和手下的黄牛全力备战,所有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不停地联络旧客户,开发新客户,一天下来要打上百个电话,就是为了完成约定的销量。“由于我们前期在收购卡券过程中积累了很多优质客户,很多机关单位、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是我们的多年合作伙伴,所以这两年都顺利达到了和厂家约定的销售额度,平均返点2%左右,仅销售返点奖励这一项,收入就有五六十万元。”

  在老李的“销售团队”中,由于他是负责人,相当于一级批发商,其手下的黄牛是二级批发商兼零售商。每年月饼券销售结束后,老李会把厂家的返点奖励的三分之二给手下的兄弟,自己留下三分之一,加上前期销售额加价的0.5%,他自己可以净赚二三十万元,平均下来每天近万元,有时候运气较好接了大单,一天收入就有两三万元。而其手下的黄牛们,也可以在月饼券档期内,收入七八万元,“倒卖月饼券一个月的收入,比其余十个多月的收入还要多,干好一个月,过好大半年”。

  而在上海的黄牛党圈内,像老李这样的黄牛团队大概有十一二个,各个团队成员一般都是老乡关系,为了获取垄断利益,他们基本上划片而治,各有各的势力范围,黄牛不能越过自己的地盘去收购,否则就坏了别人的生意,一旦越界就会发生激烈冲突,由于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黄牛为了争抢地盘而互殴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

  除了划片而治的黄牛群体以外,还出现了众多的网络黄牛,在赶集网和58同城等生活服务类网站上,有大量收购和出售各种购物券的广告帖,其中表示大量收购和出售各种卡券的基本都是黄牛。目前,黄牛出售的哈根达斯和克莉丝汀77折、杏花楼78折,85度C94折,面包新语83折,元祖8折。记者根据其联系电话打过去,对方表示自己以倒卖各种券为生,货源主要是直接从厂家购进,看到市民在网上低价转让也会购进,然后再在网上出售。“所有券均为正规渠道购得,均为2012年最新印制。”

  和普通的黄牛相比,网络黄牛的服务更好:“提供上门服务,可以选择卖家方便的地点交易,全天候服务,现金交易,并提供各大银行的转汇服务,并且保密个人信息,除了联系电话外,还提供团购服务,并接受单位支票付款的方式,还可以开具月饼商家的发票,普通发票和增值发票均可以开成食品、办公用品等。”

  业内人士表示,在中秋节前的一个多月内,经过黄牛交易的月饼券金额,如果按照上述黄牛团队销售额三千万元计算,通过黄牛交易的月饼券市场,就高达三四亿元,而整个上海市场的月饼券交易额,加上网络黄牛和厂家直销月饼券,则更为可观。

  时间博弈 富贵险中求

  几块小小的月饼,定价动辄数百元乃至上千元,离谱定价的背后,是月饼已经成了一个礼品符号,“真正高档的月饼,买的人不吃,吃的人不买,基本就是送礼用的。”

  由于月饼属于时令性极强的物品,尤其是月饼礼盒,过了中秋节之后,价值就会一落千丈。对于黄牛来说,收购过来的月饼券,一定要在有效期内变现,随着中秋节的临近,价格会越来越低,过了中秋节的月饼券,很可能成为一堆废纸。在此情况下,倒卖月饼券往往是和时间赛跑,临近中秋节时,月饼券的价格下跌非常快:节前两个星期内,基本上一天一个价;节前一星期内,一天之内价格就会变化,上下午的价格不一样;节前两三天,甚至每个小时都会变化。以沪上某知名月饼品牌为例,其生产的238元月饼礼盒,在中秋节前一个月左右,回收价为120元,而出售价格可以达到160元左右。节前两个星期,还可以卖100元钱,到节前一个星期50元钱也难以出手,过了节后,即使十多元也没人愿意要。

  前些年,某食品商家使用陈馅做月饼遭央视曝光,使得各生产企业不敢铤而走险。为了防止产能过剩,各生产厂家均加强了对生产与销售的控制,在销售月饼券时均设置了有效期,过了有效期的月饼券,厂家一般会低价回收,但也有部分商家销售月饼券时折扣较低,不负责回收月饼券。而随着中秋节的临近,价格会越来越低,过了中秋节的月饼券,很可能成为一堆废纸,此时黄牛倒卖券时就存在巨大风险。黄牛们做的,就是在有限时间内,和时间进行最大限度的博弈。

  “富贵险中求”!和股市投资一样,风险和收益成正比,风险最大的时候,同时也是潜在收益最大的时候,各行各业都一样。对于黄牛来说,倒卖月饼券中,主要有两种风险:前期投资中的资本风险和后期投资中的时间兑付风险。

  倒卖月饼券的利润多少关键在于买卖的差价大小,其前期买进的价格折扣至关重要,为了得到优惠的折扣,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存在资本风险。据了解,在月饼券刚开始销售时,生产厂家销售月饼券时,其优惠额度同购买者的数量成正比:顾客购买的越多,优惠的额度也就越大。通常情况下,购买面值上百万级别的,优惠额度在七折左右。此外,如果年度购买量达到了千万元级别,生产厂家会额外给予一定额度的返点奖励。在这些激励措施下,部分黄牛为了拿到更低的折扣,就会借钱甚至抵押贷款去厂家买月饼券,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完全销售出去,而厂家又不予以回收,就会造成巨大的亏损,甚至会倾家荡产。

  “我的一个老乡,来上海做了三四年,前几年看见别人贷款倒卖赚到不少钱,去年就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贷款七八十万,加上自己的积蓄,一下买了100多万的月饼券,最后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加上他自己操作失误,四五十万的券没有销售出去,而商家又拒绝回收,剩下的券就成了一堆废纸,四五十万就打水漂了,不仅没赚到钱,还把房子赔了进去。”一位黄牛对记者表示。

  不过,赔钱的仅是少数,对于混迹这个行当多年的黄牛老李来说,倒卖月饼券的关键点,除了前期购买的价格优惠之外,还需要精确地卡准时间,尤其是临近中秋节一两周内,收购价格非常低,如果能把超低价收购上来的券及时脱手,就可以牟取最大的利润率。“所谓的‘富贵险中求’,关键是把握好时间差,这和股市投资中买卖股票一样的道理,股市淘金应该选准买卖股票的时间,以及选择合适的个股。其实倒卖购物券也一样,首先要选择畅销的券种,然后把握好时机。果断买进卖出。”离最后的截止期限越近,收购的价钱越低,但是风险也最大,如果能快速出手,收益当然也最大,“和股票一样,风险和收益成正比”。

  据了解,由于后期月饼券价格几乎一天一个价,对价格的走势判断至关重要,而前期的客户积累也很关键,“如果节前一周多回收的月饼券,回收价只有面值的两折左右,如果此时有大客户需要购买,以五折的价钱卖出去,利润率超过百分百,一天就可以净赚数万元。”

  套利博弈 灰色利益链

  据了解,在月饼券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在这条利益链条上,月饼生产厂家、消费者和黄牛组成了一个循环,具体的循环流程是:生产厂家销售月饼券、企事业单位作为中秋节福利发放给员工、员工把不用的月饼券出售给黄牛,黄牛再把月饼券卖给厂家,然后厂家再销售出去,以此形成一个利益循环链条。

  据了解,大多数情况下,生产厂家以七折的优惠把月饼券销售出去,然后市民卖给黄牛4.5折左右,黄牛会以7.5折左右的价格出售给需要买月饼的消费者,剩下的就会退还给月饼生产厂家,“厂家的回收价格较低,只有五折左右,比我们的收购价稍微高一点,不过我们每张券赚几块钱就行,加快资金周转,通过跑量赚钱。”

  在这个利益链条中,三方各有所托,生产厂家通过销售月饼券控制产量和销售,消费者把券销售给黄牛进行变现,而黄牛通过倒卖牟利差价。在这个利益链条中实现利益循环,表面看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而实际上,从金融角度分析,小小的月饼已经成为一个由月饼生产厂家出品的“类期货产品”。

  对于月饼生产厂商来说,销售的月饼券实际上是在出售一份期权合约,凭借这份期权合约,消费者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提取月饼;如果消费者把月饼券卖给黄牛,表明是把这份期权让渡给了黄牛;而由于厂家的回收价格高于黄牛的收购价格,二者之间存在一个明显的无风险套利空间,黄牛也会选择再次把这份期权让渡给厂家。在这条循环利益链中,循环一个周期后,月饼券又回到了发券的厂商手中,大家都没有进行行权提取实物月饼,实际上可以看作月饼现货和期货之间的无风险套利,大家在都不想兑付实物期权的情况下实现了财富转移。

  在上述利益链中,收益最大的应该是月饼生产厂家,因为对他们而言,非常欢迎送上门来的月饼券,当初以七折的价钱卖出,现在月饼券循环一个周期后,以五折的价钱买入,几乎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什么事情不用做就赚了20%的利润。另一方面,对于回收的这部分月饼券,实际上根本不用再生产了,避免了大量生产出来而无法销售出去而造成浪费。

  而对于黄牛而言,为月饼券买卖双方提供了一个交易的平台,并利用该利益链中存在的套利空间,在这场财富博弈中,也赚取了巨额利润。而消费者也把不需要的物品得以变现,该利益链条上的各个环节貌似皆大欢喜。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月饼券疯狂的背后,其实是月饼价格虚高在作祟,以此给市场带来了一种套利空间。据了解,经过前几年的整顿治理,月饼过度包装得到初步遏制,但是市场上月饼定价虚高的现象从未消停过,标价两三百元的月饼,月饼本身的成本不到30元,即使加上包装成本,总成本也仅为50元左右。而支撑该灰色利益链条的,正是虚高的月饼价格,最后为此埋单的,仍然是消费者本身。

  所以,只要月饼依然附着礼品包装的外衣,只要虚高的月饼价格没有真正降下来,就会注定存在套利的空间,而黄牛的身影,也将继续和月饼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