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让我们一起成长,走向远方

优秀家长空间 2019-12-08 10:57:03

对于孩子的教育,大多数的家长都是摸索着前行的,我也不例外。孩子在每个成长阶段,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不同的。没有经验也无妨,在教育的过程中常常会有出乎意料的状况出现,见招拆招就可以了。有时,这些半途横生的迷茫、困惑,甚至沮丧,反而会让生活变得更有趣。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格和背景环境,家长无法提前设计好他们的人生之路。但在所有的过程里,家长怀着学习与共进的心,爱着却不宠着,教会孩子乐观愉快地面对遇见的挫折,淡然喜悦地拥抱获得的荣誉,却是应该做到的。


大多数的时间,我都能和孩子平等相处。由于阅历、学识等各方面的不同,孩子和我们的想法会有差异。不管处于什么年龄,孩子都会觉得当时自己的思想是正确的。回想我们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如何协调家长与孩子根本不一致的观点,如何不损伤孩子的自尊心,如何将孩子自身的弱势转化成强项……这些问题,家长都应该在慎重思考后,给予孩子正确的指引。用彼此都能够接受的形式,然后达到彼此认为最理想的状态,这即是完美的结果。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最好的成长方式,一定是孩子在成长,家长也在一起成长。

很多朋友喜欢和我讨论育儿经验,在我看来,陪伴是给孩子最好的人生礼物。因为陪伴,家长才可能知道孩子的喜好、想法;因为陪伴,家长才可能知道如何和孩子相处;因为陪伴,家长才可能从孩子身上感受到童真与可塑性。反过来说,对于孩子也一样,只有这样的陪伴,孩子才懂得如何与家长相处、沟通。我很欣慰,在陪伴的过程中,我从没有丢失自己的兴趣爱好,从没有无奈被迫的感觉。我是如此欣喜地享受着和女儿相处的时光,并且在陪她成长的时候,自己也随之成长!

你的坚持,能让孩子的世界更辽阔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女儿在学校的计算机启蒙课上学习了些小报设计、海报设计之类的课程,因为这些课程都是有丰富画面感的,她觉得特别有意思。后来,学校推荐她去杨浦区少科站学习程序设计的课程。她兴致勃勃地跟我说:“妈妈,我喜欢学的,让我去学吧。”我的内心却是有些犹豫不决。因为我觉得她对于程序设计的认知是和现实完全相反的,而且平常文艺心很浓的女孩子难道真能学好这门课?虽然我向她解释程序设计是比较枯燥的,而且是有难度的,但她还是停留在美图秀秀、PHOTOSHOP之类的制图软件印象里,一再说要去学程序设计,就是觉得好玩、有趣。

我尊重了她的想法,但在正式开始之前,跟她重申了课程的困难度,以及她可能面临的状态。而且约定了她既然坚持这个选择,就必须自己承担这个决定所带来的结果,报了名之后,不可以不想上就停课。她不假思索地全部答应了。

事实上,如我所料,她真正开始接触程序设计后,就开始打退堂鼓了。因为就算是适合青少年学习的相关课程,也是单调乏味的命令居多,根本不是想象中色彩鲜明、图案丰富的软件。她有些傻眼了,问我可不可以不去,又说自己不是这块料。她这种反应也属于正常。但是我想,如果这时候顺应她的心理直接退出,不仅她在以后会对程序设计这门课始终有种排斥感,以后也会在别的课程学习时一遇到困难就轻易退缩。如何用最恰当的办法让她坚持下去,并保留住她原本内心的好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翻了下她的程序课本,前面的基础部分还是勉强能看得懂的。于是,我开始自学她的程序课程,初步了解她所学习的程序规则。在她回家做作业觉得为难的时候,我会装作不在意地提示。很多时候,她都能一点就通,而且并未意识到我在故意暗示她,只是高兴地喊着“原来如此呀”。这样坚持了一小段时间后,她不但能跟上老师的进度,还能用程序语言写出一些简单的小程序,她开始有信心了。有时,输入程序语言的时候会出些小差错,导致无法正确地在屏幕上显示最终结果。我会在她旁边,跟她比赛谁先找出错误点。如果她速度快的话,会很得意地夸自己厉害;如果我速度快的话,她也会表扬我。

看着她逐渐产生兴趣并乐在其中的时候,我便不再插手她的课程。这样的做法,也缘于她上大班的时候,非吵着要去少年宫学画画。年纪小,可以有一位家长陪同一起上课。我在学生时代有过学习绘画的专业基础,加上我陪她上课时我会特别认真,甚至替她很完整地做了笔记。结果等到回家她画上课所教的画时,我发现她压根儿没记得老师说的话,一会儿问我这儿怎么画,那儿怎么画,还说反正妈妈记笔记了,不听课也没关系。有时候,她不记得上课老师讲些什么了,便想着法子央求我替她完成。从那以后,凡是她上的课,我都不干预太多,这样效果很明显,她反而会很上心地认真听讲,独立自主的能力增强了很多。

继续来说她的程序设计课经历。在顺利度过最开始的磨合期之后,她不止学习了一个学期,而是持续了好几个学期。后因时间冲突才不得已暂时放弃,却已经是当时班里唯一坚持下来的女生。幸好这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放弃,因为她在学校里参加了程序设计社团,并成为了该社团的副社长,最后又成为了社长。她曾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区级社团展示活动,取得了多次程序设计方面的比赛权,还在上海市级及杨浦区级的程序设计项目比赛中均获得三等奖。因为每次获奖的人数都是寥寥无几,所以,她也特别珍视自己获得的成绩。不仅如此,这些年来,在杨浦区级、上海市级乃至全国计算机相关的比赛中,她一共获得过几十个奖项,包括计算机基础知识、FLASH动画设计、视频制作、电脑绘画、平面设计等各个子类别。她对程序设计的热爱,延续到了很多相关的计算机项目中,她用事实证明了只要是热爱的课程,和基础无关,只和执着有关。

有时候,孩子对于自己的选择,看起来是特别强烈的坚持,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将要面临的状况,只是凭简单的感觉,或许只是一时兴起的念头。但是否继续下去,家长必须善于观察并判断。我一直允许孩子有不断的新想法、新爱好,但不允许没有任何努力的尝试就简单放弃。作为家长,在不破坏孩子兴趣的前提下,应该配合做些努力,一起帮助孩子跨越障碍。很多时候,只要你坚持一下,就能让孩子看到更辽阔的世界。

你的影响,对孩子应是正能量

这些年来,我发现女儿写作的能力还不错。很多朋友都认为这一定是遗传或者是我教的。这或许有一定的因素,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在她接触写作的时候,我对她的影响充满着正能量。

父母是孩子的镜子,孩子的表现就是父母行为的折射。她刚会说话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念故事给她听。她总是听得津津有味,常常要我颠来倒去地讲,我重复无数遍之后肯定是索然无味。但我坚持了下来,还尽可能地讲得生动活泼些。有一次她想买个有声故事机,后来想想又说算了,说有妈妈每天讲故事,可比那种故事书好太多了,那些有声故事书一定是没时间给孩子讲故事的家长买的。

上小学后,她慢慢识字了,我开始培养她每天用拼音或汉字写一段话。到后来,是我没有坚持住这个习惯。那会儿正好认识了一位文友,是我们老家优秀的青年作家,他平时教学生写作文,并且我听说他的教学方式生动有趣,觉得女儿应该会很感兴趣,便试着邀请他给女儿上作文课。他觉得很诧异,说我自己也会写作,为什么不自己教呢?我笑着解释,我真不是谦虚,自己会写散文、诗歌是真的,但对于教孩子如何写好作文可是一窍不通。

女儿听说要上作文课,开始有点不情不愿。一听老师的名字,还以为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夫子。当时我们和老师不在同一个城市,只能通过语音授课来完成。结果是,老师的上课方式果然深得她的喜欢,下了课之后她还会主动和我分享有趣的环节。而我,每次都会耐心细致地和她一起交流,这样的趣味引导,让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她的习作频频发表在《故事大王》、《作文名师指导》、《学习报》等报刊杂志上。11岁的时候,凭着之前的创作经历,被批准加入了南通市作家协会以及启东市作家协会,成为了协会中有史以来入会年龄最小的会员。这几年来,她也多次在全国现场作文竞赛、诗歌比赛和作文考级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另外,我们还一起读了很多共同喜欢的纸质书籍,有儿童文学、世界名著、武侠小说等等,以及很多的报刊杂志。这个习惯,从她能够阅读起延续到现在。共同阅读,会慢慢同化彼此的思维意识,很多时候我和她会不约而同地说出相同的观点。她爱上了纸质阅读的感觉,她的阅读水平也在慢慢提高。

其中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她痴迷电子书。倒也不是刻意反对,只不过长时间盯着平板或手机,对孩子的眼睛总不是什么好事。并且,我个人觉得,对孩子而言,很多电子书的内容与质量不是特别理想。我再三指责她的行为之后,她反驳,妈妈你不也一直看电子书吗?我反思了下自己的行为,确实是这样,那阵子我比较依赖于电子书阅读,总会不自觉地拿起平板电脑。

于是,我开始将平板电脑束之高阁。不管去哪儿,都是带着纸质杂志。到了年底订阅报刊的时候,我选择了一些适合她也适合我看的杂志。结果,每次有新杂志寄到家的时候,我们俩会抢着看。逛街的时候,她最喜欢去的地方,也会是书城。每次去,不挑些自己喜欢的书是不会回来的。那段时间,我跟她约定各自写作。写完之后,我自己投稿,她交给老师替她投稿。每次刊出,不论是她的或是我的,都会让她对书的好感和喜欢与日俱增。

就是这样,我用我的阅读习惯、阅读行为,直接影响着孩子的阅读方式。很多时候,家长的行为会直接影响着孩子的习惯。所以,每每有朋友觉得她的写作是我遗传的,或者是我教的,我很肯定地说不是。我对她的教育更多的是影响,而不是直接授课。

对于我来说,在陪伴孩子阅读的时候,我自己也在进步。从给她写成长日记起,我慢慢地开始涉及文学写作。大约前前后后给她写了近十万字的成长日记,她长大之后时常会翻阅看看,顺便回忆起童年趣事,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而我也在那个时期,出版了一本二十万字的散文集,还有很多文字在纸媒与网络中发表。在她上小学的时候,我被批准加入启东市作家协会和南通市作家协会。在她上初中的时候,我被批准成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并也是目前启东市作协已加入江苏省作协的22名作家中最年轻的。最好的成长,一定是相互的;最好的影响,对孩子应是正能量的。

你的信任,会让孩子做得更好

女儿小的时候,我也一直遵守着多数家长以为的,让她远离厨房的刀具。可我发现,她是特别喜欢进厨房的。看电视的时候,也是偏爱美食节目。最初,我也没有考虑过让女儿进厨房,认为孩子么,以学习为主就行了。至于烧菜做饭的事,那是家长的事情。

一次,我在包饺子的时候,她吵着非要参与,那时她还在上幼儿园。于是随手扔了几张给她揉捏着玩,想这样打发她得了。结果她很有创意地包成了她认为的造型,比如星星形状的、太阳形状的。我也发现每次家里要包饺子,在调饺子馅时她就特别感兴趣,总是眼巴巴地等着我同意让她来调馅。开始放手让她做的第一个菜,应该是蛤蜊炖蛋。第一次指导着她放调料的,具体比例都是我估计好的,所以没有出差错,味道自然也可以。第二次就让她自己一个人折腾了,结果她突发其想地加了醋,而且是好多醋。那味道就可想而知了。我不记得到底有没有吃完那个特别的菜,但可以记得是并没有责怪她,应该还表扬了她。看着她的种种行为,感觉她很喜欢做菜,我便同意她正式进入厨房领域。虽然她做完菜之后,那现场是可以预见的狼籍,但是正因为这些宽容的信任,她小小年纪就可以在厨房里游刃有余了。

大约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有朋友到我家来做客,她已经可以下厨做一桌子的菜给他们吃。朋友们都觉得惊讶,这么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完成这些菜式的烹饪。有家人生日的时候,她也会很乐意下厨做菜。现在的她,应该没有多少可以难倒她的菜式了。每逢节气,她还会应景地做食物:若是元宵节,她就会做元宵;若是中秋节,她就会做月饼,什么广式月饼、冰皮月饼都会做。至于西式糕点,她看中了哪个品种,然后去网上搜索方法,食材准备齐全了就开始动手,多半也会成功。班级有什么秋游之类的活动,她的同学们还会跟她预约蛋糕卷啊、三明冶啊,她则非常乐意地做好然后带给她们分享。

回想她的厨艺之路,我觉得信任和容忍都很重要。开始的时候不是担心她用刀时会不会切着自己的手,就是担心她开煤气灶会不会很不安全;看着她做完菜之后那现场乱七八糟的样子,我从来都是默默地收拾,然后很开心地吃、很愉快地表扬她。要是一开始我就说这说那,她肯定早就不愿意进厨房了。正是这些无形的鼓励与信任,让她有了信心,也让她做得比想象中更好!

孩子的成长,需要家长不断地引导。未来无法预知,面对新事物新情况,保持学习的心态,是双方都应该做的事情。每个孩子的成长阶段都不会相同,而且各自的家庭环境、性格等因素也是差异万千,家长与孩子若能怀着修正、调整的态度真诚交流与相互沟通,就都能愉快轻松地生活。

这些年来,我的坚持、影响与信任,促进了她的成长;她的鼓励、肯定与夸奖,也激励我努力去做我喜欢的事情。我们就是这样,相互给予对方一片阳光,然后一起成长,一起超越过去,走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