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月饼价格联盟

月饼鄙视链

十亩森林 2018-11-05 06:02:39

月饼鄙视链


We find more mooncakes.


  月饼市场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人们认为中秋节吃月饼、送月饼再正常不过了,哪怕是些价格奇高的月饼,一年也就吃那么一次嘛。但同时在查看价签的时候心里难免吐槽:好贵啊这里面是掺了黄金吗一个饼要卖八九十?


  有大商场借中秋之风推出精致的月饼礼盒,满满一堆在特惠区最显眼的位置,来往的顾客都忍不住要多两眼:四个装,蛋黄莲蓉枣泥豆沙,铁盒好看得可以用来装传家宝。只是昂首挺胸的“仅售¥188!”价格牌有点不亲民——好像自己真的是特价似的。


  理性的消费原则到月饼这儿全都翻转了,物美价廉不再是大多数顾客的目标,好不好吃也没什么所谓,只要有条件,“只求最贵,不求最好”。


  月饼品牌的鄙视链悄然形成。




1


情怀月饼

 情怀月饼,稳稳站在鄙视链的最顶端。


只要跟情怀挂上钩,消费人群就定了限制——愿意为情怀消费的,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那么一丝丝与普罗大众不同的欣赏品味以及难以抑制的情怀冲动。


   沈宏非开了一家店铺叫做“沈爷的宝贝”,2016年时推出过豪华私人定制月饼价格曾达到238/枚,今年更是以398/盒(内含一枚500g月饼与四枚50g凤梨酥)的价格傲视群雄。

沈爷的宝贝月饼价格页,高达¥398


  这位同时是《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的美食作家,在推广时从月饼的设计、选材、制作、宣传等方方面面,掺入了人生阅历,夹杂了名气情怀,最终融成一个“良心”的重量级概念,绑住了一部分食客的心。

   沈宏非淘宝店铺的月饼详情介绍

沈宏非在其淘宝店铺的个人介绍


  相信在捧着这样一个内有三个咸蛋黄的一斤重月饼赏月的同时,食客们的内心该是满足的——哎,贵就贵点吧,情怀烧钱大家都知道。

 
 



2


五星酒店月饼

   很多五星酒店的月饼以高逼格、高颜值(的月饼盒)著称。精美是不在话下的,酒店的logo不管印在显眼或不显眼的位置,都足以让人恰到好处地发现并惊呼。


  此处以魔都的五星酒店为例。

上海静安瑞吉酒店月饼

镂空中国风设计

上海和平饭店

色彩搭配的恰到好处的八卦月饼盒

上海波特曼丽思卡尔顿酒店

欧美风格的装盒设计

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

月饼盒形状类似手包

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洲际酒店

月饼盒融入中国风的摆架设计


   再加上这些酒店一向在噱头上没有很大的动作,某些的价格还很亲民(上海五角场凯悦酒店的小枚鲜肉月饼¥8/枚,买五还赠一),赢就赢在低调沉稳有内涵,高端大气上档次。


   香港半岛酒店的奶黄月饼,号称月饼中的劳斯莱斯,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据说皮薄馅大,入口即化,奶香四溢,虽然是迷你的size八枚,但价格一度被炒到七八百元。

   拎着半岛酒店月饼盒的人,可以说走路是自带光环的,堪堪照亮方圆半里的群众,照亮了我那因嫉妒而丑陋的心。




3


咖啡/冰激淋店

   主要指哈根达斯和星巴克等票圈网红。


  跨界做月饼,这一类的小资情怀泛滥得多,上够不着自带炫富效果般的五星酒店月饼,下不愿与凡俗饼家们共享烘焙的烟火,于是自己给月饼加了大粉花,加了咖啡豆,月饼就以“粒”为量词了。


星巴克的月饼

哈根达斯的月饼


   这些口味一般的月饼通常贵得出奇,但在小资圈从来不缺市场,仅凭票圈和微博的高出镜率,便牢牢占据了鄙视链的一环,连月饼里爬出活虫之类的新闻也不曾动摇其地位。




4


著名饼家

   广州地铁的换乘站宣传广告牌最近换成了香港奇华饼家。在孙郡Style的的传统中国画风格里,曾志伟和刘心悠呈现了一次和谐古典的完美代言,再次给了群众眼中平易近人的饼家大哥大一次优雅的翻身。

毕竟从前咱们曾志伟大哥的代言是这个画风的

  另外诸如美心月饼、稻香村、元朗荣华、华美、广州酒家、幸运楼等著名饼家,合力在月饼市场分了极其可观的一大杯羹。这些饼家明白五跨界做的月饼虽然逼格满分,但实际上可能并不美味,并且做月饼这回事,普通消费群众还是更相信做饼做了几十年的老字号们,于是纷纷在口味创新上各出奇招。


  美心的冰皮月饼和流心奶黄月饼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可以说对形成大众“月饼也可以很美味”的认知作出了巨大贡献。

美心流心月饼


美心冰皮月饼


  小白领们下班拎着公司发的月饼挤地铁,忍不住搂一眼别人手里拎的月饼是很什么品牌,广州酒家的月饼今年做的很有创意嘛,稻香村的礼盒怎么那么好看!GANSO元祖什么鬼?很高级的样子……美心流心月饼!等下小姐,你公司还招人吗?!



5


超市月饼

   各大超市里的月饼价格分布得很均匀,从不知名的豪华月饼大礼盒到称重出售的散装月饼,全体价格段都有不在少数的消费人群。


   这些是位于鄙视链底端的月饼大军,却也是最能引发顾客们真实评价的月饼大军。花四五块买来的一枚月饼,大多数包装朴素形象朴实,品牌附加值小于约等于零。


  咬下去的第一口,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不必考虑这枚月饼是否勾兑了难以捉摸的人生哲理,夹带着难以量化的品牌价值,呈现过难以抵抗的倾城颜值。



   好吃,就是划算,难吃,就是不划算。


  除了品牌鄙视链,口味鄙视链也是普遍存在的。

吃流心的看不起吃流心的,吃冰皮的看不起吃双黄的,吃双黄的看不起吃单黄的,吃单黄的看不起吃五仁的,吃五仁的看不起吃果味的……


  当然也有游离于这些鄙视链之外的存在,比如全心全意爱着着吃月饼的存在们。他们深爱月饼齁甜齁甜的味道,不管是什么品牌,什么口味,他们都能深情的姿态细细品味。


  五星级的月饼盒在他们看来就是个盒子,阻挡他们吃月饼的盒子;他们也不看其他人拎了什么月饼,因为他们赶回家吃自家单位发的;人来人往送月饼,打了几个转儿,到他们这就打止了——吃进肚子了。


  这几天,月饼在社交人情和市场经济上发挥的功能是令人咋舌的,不过一年总共就一次中秋,就像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再怎么浮夸,大放异彩的机会也就这么一次而已。况且大家时间那么宝贵,哪有去鄙视谁家月饼的功夫。故说到底,“鄙视链”这三个字,也是谬论了。


  顶多也就是羡慕。



  中秋不回家的人,羡慕回家的人,仅此而已。